金门渔民:野生黄鱼应节价飙 大陆渔民经常越界捕捞

2024-02-27| 发布者: 尹端木| 查看: 32 |原作者: 迪拜网

金门海域特产野生黄鱼,当地渔民说,每逢过年过节黄鱼价格翻倍,中国大陆渔民经常越界捕捞,遇到执法船追缉登检“很容易出事”。 农历正月初五(2月14日)下午,一艘大陆快艇闯入离金门东南方北碇岛0.86海里(约1.6 ...

金门海域特产野生黄鱼,当地渔民说,每逢过年过节黄鱼价格翻倍,中国大陆渔民经常越界捕捞,遇到执法船追缉登检“很容易出事”。 
农历正月初五(2月14日)下午,一艘大陆快艇闯入离金门东南方北碇岛0.86海里(约1.6公里)的海域,遭台湾海巡艇追缉后翻覆,船上四人落海,两人送医抢救不治。
金门翻船事件延烧了10余天,双方经八轮协商仍无结果。《联合早报》记者走访金门,才发现厦金两岸渔民为高价野生黄鱼之争,已经非止一日,酝酿了冲突的因子。

  
 
有12座岛屿的金门是台湾距离大陆最近的县,市中心离厦门市仅10公里,离台湾本岛则有210公里。
在金厦中心点、离厦门市五公里的小金门(烈屿)罗厝渔港,当地渔民透露,金门附近海域特产的野生黄鱼,市价往往比养殖黄鱼贵上100倍,每逢端午节、中秋节和农历新年,黄鱼格外肥美,价格更是翻倍。
原本盛产的野生黄鱼因为多年来的过度捕捞变得越来越稀有,价格水涨船高,被形容为海中的“土豪金”。中国大陆媒体曾报道,一尾三四斤重的野生大黄鱼,能卖到上万元人民币(约2000多新元)。
有渔民认为,金厦渔民的作业方式截然不同,给两岸在该海域的冲突埋下了种子。
一名不愿透露全名的李姓渔民(75岁)受访时说,厦门和福建渔民通常采用撒网方式捕鱼,一网打尽大小渔获;金门渔民则通过海钓,这让当地的渔业资源得以休养生息,金门海域蕴藏着的丰富黄鱼资源也因此获得更好保护。
据他观察,为捕捞价格不菲的黄鱼,大陆渔民经常趁台湾海巡船午休或不在的空档,越界到金门海域定锚撒网。大陆渔民的快艇马力强大,每回撒网后就快速撤离,等待半小时至一小时后疾驰返回收网。
李姓渔民也说,台湾海巡船发现后会高速追缉,尝试登船临检,这样久了“很容易出事”。

  
   
    延伸阅读
  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两岸代表八度协商仍卡关 大陆海上执法施压升级
 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国民党副主席夏立言访陆 称愈危险愈需要对话管道 
  
 
大陆渔船进入金门海域捕捞遭驱离、扣船的事件过去时有发生。去年11月28日,一艘载有五人的大陆渔船,也被指越界捕捞且蛇行拒检,遭金门海巡船取缔,扣押渔船、渔获和渔民并施行罚款。
据台湾海巡署统计,过去八年有9100多艘大陆渔船,因越界捕鱼或盗砂遭驱离,其中被扣留近400艘、充公80多艘。本月的翻船案相信是有记录以来,首次有渔民因海巡署追缉而丧生。
另一方面,大陆民众对于台湾驱离大陆渔船并不服气。因为相对而言,大陆因视台湾人为同胞,不限制台湾渔民到大陆任何水域捕鱼,同时大陆官方也一直默认两岸在金厦之间存在禁限制线,尊重台湾方面的行政管辖权。
这次的翻船案引发北京公开否认这些禁限制水域线。大陆国台办2月17日称,两岸渔民自古以来在该海域的传统渔场作业,根本不存在所谓“禁止、限制水域”一说。
记者走访当天,小金门罗厝渔港停满了上百艘渔船。一名渔民告诉记者,最近海上风速偏高、潮水湍急,渔民没有出海。但他也透露,金厦海域冲突发生后,如今每逢出海,海巡署官员都会上船加强宣导,劝渔民捕鱼时不要越界。
罗厝社区前理事长罗德胜(70岁)也说,金厦翻船事件后,大陆海警船、海监船和渔政船加强在金厦海域执法,他担心金门渔民不敢出海太远,影响渔获,甚至导致当地渔业式微。
除了渔民生计受影响,金门海峡两岸共识协会创办人林茂林也担忧,撞船事件导致小三通再次中断。
“小三通”是指台湾通过两个离岛金门和马祖,与大陆的厦门和马尾直接通航、通商和通邮。小三通在2001年1月2日启动,但在冠病疫情2020年初暴发后暂停三年,直到去年初才解封。
林茂林说,金门和福建厦门本是一日生活圈,民间往来热络,也是联系两岸的纽带,小三通好不容易重启,如果因两岸关系恶化而再次中断,只会让两岸民间敌意上升。
他表示,希望北京维持和平发展大战略,继续促进厦门与金门的融通;两岸主事者避免把这起翻船事件政治化,妥善进行事务性协商。

0人已打赏

免费电影 狗头萝莉
©2001-2021